第786章沈柴全文完结新结文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中宋泉是胆子最大的,他起哄的就嚷嚷道,“沈总,搞这么大阵仗,怎么着也得跟我们柴秘书表白几句是不是?就这么一句就想让人家答应你的求婚,是不是也太土一点了!我们不要!我们不要这样的求婚!”

    他这么一说,人群就沸腾来了,本来来的人就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女人,可不是都要炸了。

    徐立慧更是不满意地扯着嗓门冲沈定北说,“沈大老板啊,你看,一个大老爷们都嫌你这求婚语说得太寒酸了,你怎么让我们媛媛答应啊!来吧,多讲两句吧,你不多讲两句,我们怎么知道你对媛媛的心意啊!”

    经她这么一惹逗,人群彻底炸开了,就连那些素日里在沈氏很怕他的员工,都开始嚷嚷了起来。

    你一句我一言的,场面好不热闹。

    “是啊,沈老板,求婚就要拿出求婚的诚意嘛,弄这么大阵仗来说让我们给加油打气,你也不能让我们失望啊,再说,你求婚可不就是得好好地表白一下嘛!”

    “对啊对啊!沈老板,你这态度跟你这阵仗可真是差太远了啊,我们没有看到诚意,我们没有看到诚意!”

    就连开始还很能淡定得住的柴林林被人群给撩耿得也忍不住了,“姐,他这样可太没有诚意了啊,枉我还特意地从京都赶过来了,咱们要稳住,不能答应啊,千万不能答应啊!”

    众人是不认识柴林林的,可他这一声姐一喊,大家也都猜测到他的身份了。

    宋泉就更加得意,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了,他愈发地起哄起来,“沈总,你这可不行啊,连小舅子都看不过眼了,你这悬得有点厉害啊!”

    “……”

    闹哄哄的场面里,宋泉的声音又有点大,当真是把一向不善言辞的男人给弄得面上都呈现出了暗红色。

    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还是被众人煽动得实在太害羞了,沈定北额头上都冒出一层薄汗来,手心里更是汗淋淋的。

    回首他这三十一年的人生,虽谈不是大起大落,又轰轰烈烈,但到底也是在各种大场面下长大的,但回想那时候,真还没有像今天这么紧张不安过没有底过。

    而做了云都这边沈氏总裁的这些年里,他是练就了一声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但这一刻,也都破功了。

    面对这些人的起哄,他抚额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一时之间,还是觉得有很多很多的话让他独自当着柴媛媛的面说得出来,但要是当着这些多人的话,他有些放不开,因为他始终都觉得说我爱你这样的话应该是很私密的事情来的。

    他定了定,在心里思量了一番以后,把目光锁向台阶上的孕妇,那个眼神里对她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妹妹,你忍心看他们这样为难我吗?有什么情话我们私下里悄悄说行不行?

    “……”

    柴媛媛则是早已经从最开始的震惊,不敢相信中缓过神来,她也清楚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实实正在发生着的事。

    所以,在接收到男人的讯号以后,她虽然心中有小动摇,但面上却是分毫都没有表露出来,她神色淡得不能更淡地站在那里,给他的回应是: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打算答应!

    沈定北,……

    明白小女人这样的表现就是铁了心的不跟他站在一边的意思,他眸眼浮现出宠溺的笑意。

    风水轮流转,现在是轮到他在这个小女人这里付出了。

    这个滋味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他享受,没有来见她的这三天里,他真的去做了很多很多事,但满心思的都是她,也是每件事里面都是她。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轻易许下诺言的男人,一旦许下,他就一定会让自己做到。

    所以,既然都已经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求婚了,还怕别的什么呢?

    不就是跟她表白吗?心里都这么爱她了,还怕说不出来吗?

    他立在那里,沉吟了一小会,慢慢地开始组织好语言:“大家都知道媛媛是从她大二那年开始做我的秘书的,当时的她十九岁,虽然看起来很成熟做事又老成,但其实接触的时间长一点就会发现,她其实还是个小孩子,只是那时候,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跟她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关系,如果那时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到几年以后才跟她在一起!”

    “从我选定她当我秘书的那天起,公司里关于我们俩个的流言蜚语就从没有停止过,不过,那时,我跟她真的只是很单纯的秘书与老板的关系,我当时也只是很纯粹地欣赏她这个人,欣赏她做事的能力,欣赏她身上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我们第一次见面起,她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那时候,我并没有完全地把她当一个女孩子看待,甚至,其实,那时候我,是觉得她身上的那股不怕事的那股劲挺像我很喜欢过的女孩子的!”

    他说到这里停住,眼神很坦荡地直直地看向柴媛媛,看到她眼中有不忍的情绪时,他笑了,那个笑容很淡又很满足,然后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对他的心疼,他也接收到了她不要他说起这个事的意味,但他没有照她说的去做,反而地又是很坦诚地说了出来。

    “我曾经很深爱过一个女人,为她我做过太多连我自己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那个女人,她坚强,勇敢,哪怕是受到再深的伤害,她都无所畏惧地为了爱她的人好好地生活着,她什么都好,什么都很优秀,就是不爱我,沈氏的员工以前听到的传言都是真的,我是要为了她放弃在云都辛辛苦苦打拼的一切然后跟她远走高飞的,只是最后她没有答应。”

    “说这段往事,不是我心里还有那个女人,我今天站在这里,也不是要怀念什么,更不是故意地要说这些话气媛媛,我更不是因为媛媛现在有了我的孩子,才要站在这里跟她求婚,而是,我是真的跟那个女人斩断了关系以后,才知道媛媛这么多年原来一直很爱我,只是,那时,我虽然是说出了我会拿真心好好待她的话,但从来没有做到过!”

    “那次情感的失意让我变得不敢再那么期待再那么相信爱情,我也是因为知道媛媛爱我,所以才那么有恃无恐地要伤害她,我们在一起的近一年的时间里,我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的就是,一次都没有站到她的立场,她的角度,去为她想一些问题,甚至,在跟她在一起的时间里,我都忘了,我当初对那个女人所做的一切时,媛媛都陪我经历着,她也是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的。”

    “我太自私,自私到变态地认为媛媛爱我,就应该接受我的过去,接受我曾为那个女人做的一切,并且无权干涉我和她之间的现在,想想我真是有够混账的,她离开我后,我反思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看似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其实到处都充满了问题,不过是媛媛她懂事得一直都让着我,就让我误以为了一切都很完美,媛媛其实就是个傻姑娘,特别特别傻的姑娘!”

    “前几天,我跟媛媛表白的时候,她没有答应我,也没有跟我任何回应,我明白,她是不相信我,我也理解她的不相信,同样地,假如让我跟她交换一下,我可能也不相信,但我并不气馁,也不难过,媛媛她那么孤单地爱了我那么多年,现在该换我来爱她了,我亦是明白她现在心中的顾虑,所以现在,柴媛媛!”

    他大声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用那种对她势在心得的语气,“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你,柴媛媛我爱你!我沈定北爱柴媛媛!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爱,也不是为了别的任何一点的那种爱,我现在对你的这个爱,就像是我当初要选定你当我的秘书那样纯粹,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是最了解我的,明白我很多话都说不出来,但如果我认定,我就会拼了命的去努力,媛媛,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们一个机会好吗?”

    “……”

    至宽城回云都的火车上。

    坐老式绿皮火车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慢慢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这种慢悠悠的感觉时常也会给人的一种感觉就是这根本就不是在枯燥无聊的赶路,而是已经身处在了旅途之中。

    柴媛媛慵懒地靠在沈定北宽厚的肩头上,找了个更舒服一点的姿势,望着窗外青翠蔓延的绿色,她垂眸笑了下,怀孕的缘故,她说话时的气息都是慢慢的,“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你要怎么办?”

    “能怎么办?”男人声音低低地回应她,与她紧紧十指相扣着,“就一直求呗!”

    柴大妞甜蜜蜜地笑着嘟嘟嘴,“可是那样会不会很丢脸?”说着,又正而八经地抬眸看他一眼,“毕竟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自己曾经被甩?”

    沈定北,……

    其实他当时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完全是依着自己心里所想的一句一句地说出来了。

    他无声地叹息了下,“有什么好丢脸的,也都是事实而已,我倒是觉得,如果你当时没答应的话,才算是真正地丢脸了!”

    “我是想过不要答应的!”

    这不是一句假话,当时的那个情况之下,她是很感动没有错,他说的那些都到她心坎里了也是没错,她亦是动摇到恨不得扑到他怀里没有错,但她还是有理智地觉得好像发展得太快了一点点。

    虽然她年纪是不小了,肚子里的小东西也不小了,可她真还就不想那么早地跟他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她的想象里,婚姻是很神圣的,而恋爱则是很痛快的,至少,谈恋爱的话,是怎么着也得谈个三两年再结婚的。

    嗯,不过对象是他,那些条条款款的就真的可以不用说了。

    只是,她思吟着,伸出细白的手指戳戳他强健的胸膛处,“请这么多人过来,不用花钱的吗?你会不会算账的?难道就不能先把我用强硬的手段打包带回云都,再求婚吗?”

    “……”这居家过日子的小妻子的秉性露出来的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沈定北唇角呈起上扬的弧度,很直白的承认,“开始是想这么做的,但想想,如果真实施了,对你也太不尊重了,说不定肚子里的小家伙以后还要效仿,所以还是决定这样做了,虽然看起来比较折腾,但我很满意也很开心!”

    “烧钱就这么开心?”柴大妞不满地撇撇小嘴,“我看你现在还没怎么着呢都事事顾虑小屁孩的感受了,那等以后我卸货了以后,会不会家里一点我的家庭地位都没有了?”

    “你第一,她第二,我没有!”男人这一句回答的倒是快!

    柴媛媛听得噗嗤就笑出了声,半天后,想起来点什么,有些疑惑地看他,“以前在我的印象里,你是挺不喜欢小孩子的,怎么我感觉你现在好像很期待也很喜欢呢?”

    “那是因为对象是你!”男人这句话说得快又顺,也很真诚,“从前是没怎么想过会很喜欢小孩子,我跟你讲过的,我父母之间的事,因为这个的缘故,我对小孩子这个事,看得一直很淡,还有就是……”他说到这里顿了顿,事关蒋倩南的**,他在脑子里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某个禽兽背着他搞出了这样的小动作,他是不会说的,“你或许还不知道,蒋倩南她,曾经被傅禽兽狠狠地伤害过,医生说过她有可能这辈子再也当不了母亲,所以那时候,我就一直把这个表现得很淡,也是受了她这个事情影响的缘故,我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想着不要让你受到那样的伤害,也是太自信了吧,所以,抱歉,没有第一眼就看出来你已经怀孕了,明明就察觉到你身体有些不对劲,但就是跟脑子被糊住了一样不知道往这方面想!”

    “……”

    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听他这样自然而然地说起来蒋倩南,柴媛媛内心里觉得异常舒服,以前在一起时,为了避免争吵,或是别的,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提及,反而地是想起来都沉沉压压的,现在就这样直白地摆到台面上说出来了,反而地都有一种释怀的感觉了。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在又满足,不过,她很是好奇地冲他挑起来眉头,“为什么要叫傅老板傅禽兽?”

    那个男人他是长得很妖孽,风评也很一般不假,可也不至于叫禽兽这么难听吧,而且明显听他这语气,都叫得很顺溜了一样。

    “呵!”不提这个禽兽还好,一提起来,沈定北就不自由主地恼火,他直了直坐姿,正经严肃的眼神看她,“媛媛,我问你,你当初去妇产医院产检的时候是用自己的名字去的吗?”

    “是啊!”柴媛媛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下子看起来这么严肃,老老实实地回答他道,“我当时是有想过用一个假名字来着,可现在医院都不是施行挂号实名制了吗?所以我就用柴媛媛挂的号啊!”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沈定北真是恨不得现在就跑到京都去跟那个禽兽算算账,“那我再问你,你来便利店这里上班是不是也用的柴媛媛这个名字?”

    “当然是了!”柴媛媛奇怪地看他,“定北,你问这些做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沈定北咬咬牙,简直想一口咬死这几天以来一直躲在京都看笑话的某个无耻之徒,“没什么,就是觉得某些人真是有够无聊又皮痒的,至于为什么要叫傅小爷叫傅禽兽,这个故事很长很长的,改天有空的时候,我讲给你听!”

    柴媛媛稀里糊涂地冲他点点头,末了,恍然明白了些什么,“他以前是不是很花很花?对傅太太也做过很多禽兽不如的事情?”

    “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就别提那个斯文败类了!”

    有些事,是真的不难想的,只是当想他满脑子的都会不会她忽然得了什么重病,然后思绪就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现在想想,除了那个不要脸的禽兽,怎么还会有人做得出这样无聊的事?

    想必,那次在宽城,还有在筝城时,他对徐立尧大打出手的时候,那个禽兽他在京都看直播看得一定很爽吧。

    看来他还真是好日子过得太舒坦了,这样下去可还行!

    这过日子嘛,实在也不能太舒心了,既然都无聊地大老远地还把手伸到他这里来了,他不送点还礼怎么行?

    嗯,再怎么说,论起当年之事,他和媛媛都是蒋倩南的大恩人,现在他这边完全没有亲戚女眷,借着帮媛媛安胎,又想让她解开心结的由头,让蒋倩南来云都住一段时间,应该是很完美的吧!

    有的人就是那种天生贱贱的,不收拾一下,他就浑身痒得不行。

    不过说起安胎这个事,他心头又替某个傻女人心疼委屈得不行,他凝着她的肚子,声音很轻但饱含自责,“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我吗?没有想过我心里会是怎么想的吗?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想过,但是没有那个勇气!”

    男人紧跟着问,“没有勇气?是对我,还是对你自己?”

    柴媛媛,……

    就知道他早晚一定会问起这个问题的。

    她怔了下,随即又笑了,开心转来转去以后,她们还能有今天的这个好结果,开心他的眼里能有她,开心他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爱她的话。

    “有那么一丢丢的时间里,想过要告诉你的,可是想来想去都还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会爱上别人了,可又没有那个把握让你彻底地真正地爱上我,所以我就觉得与其告诉你以后会让你觉得我要用孩子来逼迫你娶我,或是想利用孩子做点什么,那还不如我就这样选择分手然后一个人偷偷走掉好了!”

    “傻媛媛!”男人心疼地拥她入怀中,反复地用下颔摩挲着她柔软的发顶,“都是我不好!你那时那么反常,我应该起疑心的,对不起对不起!”

    “也不全怪你吧!”柴媛媛很中肯地说,“是我特意地打乱你的思绪的,我那个时候有感觉得出来,你是挺喜欢我的,可是分不清也看不出来,你那个喜欢是到了哪个界地,本来我是想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的,可是……”

    那时候她整个人是真的慌了,也乱了,虽然不是未成年少女怀孕了,可当时她还是很怕的,加上又实在太爱他,所以就连试探都不敢怎么有地,就做了这个决定。

    然后又是在他每次稍微地起点疑心的时候,赶紧说点别的事转移他的注意力。

    “媛媛!”沈定北叫着她的名字说,“今天你答应了我的求婚,咱们就是未婚夫妇了,以后不管发生天大的事,我们都要相信彼此,也不可以隐瞒彼此,你心里要是还有对蒋倩南有什么顾虑的,或是你想我怎么做的,如果我迟钝的没有看出来,我想你都能慢慢地跟我说出来,我还是以前那句话,不要总一个人憋在心里,我们在一起,就是我是你的依靠,好吗?”

    “嗯!”柴媛媛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其实原本就单纯地他们在一起以后的事,她是没有向他有任何隐瞒的,只是以前心里都明白蒋倩南在他面前是不能提的,所以内心里一直就很有隔阂,现在话都说开了,也就没有什么了。

    今天的这趟火车被他承包了下来,也是为了想让他们俩个人说点悄悄话,别的人都去了别的车厢,故而,整间车厢里都很安静。

    过了一会儿以后,沈定北忽然又开口说,“今天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跟宋泉说好了,接下来两年的时间里,公司里的事差不多都交给他来管理,我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在家多陪陪你和孩子,等我们回云都安排好这些以后,我们计划着出去玩一玩?我看你挺喜欢新加坡的,不如我们第一站就去那里,怎么样?”

    新加坡?

    柴媛媛眸眼与他凝视了一会以后,明白了些什么。

    她是很喜欢旅游,也很喜欢看旅游杂志没错,但她真的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人见过她很喜欢新加坡的,那惟一暴露她这个想法的应该就是,有一次她喜欢的旅游杂志上刊登了去新加坡旅游的专栏,因为特别喜欢,所以她就忍不住地每次看了又看,而她也记得,当时她收拾自己的东西从境湖湾离开的时候,觉得那本杂志实在太厚了,就随意地放在了客厅茶几上。

    她没想到……

    她心里一阵感动,也是明白了一个事实就是,这个男人爱上了她,从此,便也会将她放在心尖上面爱了。

    蓦地,她望着他的英挺深邃的侧脸狡黠地笑了笑,“都忘了问你,你是怎么说服我爸妈,让他们陪你来一趟筝城的呢?”

    男人没有说话,不过眼角处起了波纹,笑得很浅很淡。

    “说呀?我很想知道呢?”她的爸爸妈妈她是再了解不过了,那真不是那么容易搞得定的。

    其实说白了,别说是她的爸爸妈妈了,就是换成任何一个也没那么容易搞得定的吧,毕竟无端端的,面都还没有见过一次,都把人家女儿给弄怀孕了不说,还处于一个分离的状态。

    沈定北无奈地看她急切的小样子,耳根微微地红了起来,“我跪在你家门口两天两夜,他们才同意过来的!”

    柴媛媛,……

    她难以相信地睁大双眸,捂住了嘴巴。

    跪……跪在她家门前,两天两夜么?

    他,他,

    他这样身份的人啊……

    不用脑子去想,她都能想象到,他得被她的左邻右舍给指指点点议论成什么样子。

    他……

    一瞬间里,她觉得自己一个人都说不出来了,也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

    就那样地又靠在他的肩头,嘴角勾起的是幸福久久的弧度。

    她想,这趟车能就这样永远不停歇的开下去,而从此以后,这趟车,在她心里,也有了一个特别的称号,就叫幸福号!</>

小说限量级婚宠 最新章节 第786章沈柴全文完结新结文见网址:https://www.213x.cc/html/320/320595/113822456.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